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十七八九二十,当岁月开出一朵静静的花

时间2020-06-23 来源:鲜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直都好喜欢坐火车,也不管它跑得慢,还是快。计算着回家的日子,想象着下一趟火车是K开头还是T开头,猜测慢火车会在哪一站静静地停下,然后,突然下起一场鹅毛大雪,纷纷扬扬……

或许,人生就是这列长长的绿皮车吧,渐渐远去的少不更事也正在以樱花漫天的方式隐退于时间的荒野。火车呼啸而过,留下一群凝望的眼睛将额头延向冰冷的车窗。旋转的光阴,飞逝的外景,我在乎旅途,更在乎旅途中陪伴如一的人。

大学是一场梦吗?寒夜梦回中情愿不情愿地穿梭其中,步步路过它的繁华或者零星的淡漠。还记得才来时的青涩呢,懵懵懂懂的在各种忙碌里冲撞着。即使有那么几次委屈地泪如雨下,也被不屈不挠的坚强消陨了。

而今,大学生活已剩下不多,后来的日子,可能亦步亦趋,但决不能轻易言弃。甘瓜抱苦蒂,在这里,也遇到了许多美好的人。

然而,终究是难以寻觅那种肆无忌惮的依靠了。那天室友一句无心的话:“我想过去的自己是太善良了,自己该怎么做还得怎么做。”是呢,我们都在改变着,或者说被改变着?曾经炙热的善良,现在闪躲的冷漠。我们都不再纯真,不再热心肠了么?

我不愿相信,事实应该也不是这样的。至少我还是喜欢看到大家在一起安平和乐,开怀大笑的样子哈尔滨癫痫哪个医院权威;还是会在关键时刻,由衷的站在伙伴这方,为她加油,鼓掌。只是现实太现实,人与人之间太匆忙,也就顾不及彼此的气息了,眼望着一层类似于保护色的莫名的隔阂,无力挣脱。越长大,越孤单,青春已矣,锱铢犹殆……

不得不想起曾经亲密无间的你们,不知道在那个城市有没有遇到如从前般的温暖呢?应该有,你们都是那么那么好的人…而如果有,我可能会像失恋般难过吧,只是难过和你们一起疯,一起闹,一起坚持,一起奔跑的女孩,不再是我了。

一个人,两个人,一群人,匆匆中散落。渐渐的,你在某个我不曾到过的角落里诉说着别人的故事,悲喜着你和他(她)的悲喜,那些遥远的情节,我即使奔跑也来不及参与了……

今夕何夕,青草离离。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们就会像风中的转蓬,各自滚向渺茫。距离,让我甚至不及你发间掠过的一缕阳光。

可是,我仍旧如此真切地祈祷,你在那个陌生的地方也能够遇到一群多么多么好的人,真诚、善良、友爱,最重要的是可以倾听你的脆弱,分担你的忧伤,欢欣你的快乐闭上眼,就让我想象你的笑容满面,想象你过得洋洋洒洒……

雁去燕回,横空无影常驻留;若时光不老,青山为雪,可否再相聚?

花月相惜,觅一知己。

癫痫病如何治疗好

哪个傻乎乎的大男孩闯进了淡淡的,脉脉的情愫?

是在一个初冬的午后,突然知道有人酝酿着一片与你的夕阳,单车相行,笑靥如花,于是,那一路的阳光从昨冬暖到今夏;是在一个霜露惹草的夜幕里,邂逅一汪烛火以及一群欢乐的小伙伴,于是,孔明灯携着祝福和祈愿点亮了异乡无月的天空;

是在混混沌沌的岁月里,听到一句无比窝心的话:“小晴,你总是这么忙,你应该留一些时间给自己歇歇,看你这样,我会莫名的心疼”;是奔波劳累后一句关切的问候:“小晴,怎么这么脆弱,坐个车还要晕,没有我在,你该怎么办…”、抑或是在迷茫着未知的方向时听到句“傻丫头,你别想太多,你活得快乐些,我能养得起你”…就是在今天,校园操场上的镁光灯闪烁不停,阵阵喧闹声中人头攒动,你却为了我的生日缺席了属于乐队的炙热和激情。我有一些遗憾,你却笑着说:小晴才是最重要的。

我并没有声泪俱下,只是曾经不止一次深刻地相信,时光一定在某个地方驻留过吧,就在我为这些感动垒下象牙塔的泥草时,仿佛风儿都停了…

可是,亲爱的,未来还有那么漫长的路要走,生活不是连续剧,因此无法仅以动人的故事情节来将它记叙完整。我们必须要学着适应拥有彼此的生活,试着包容对方或大或小的情绪,试着以石家庄治疗癫痫病哪最好爱与被爱的姿态出现在周遭的人群里,试着去寻找共同的人生追求和奋斗方向。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试着学会拥有过后的珍惜。见识过太多的分分合合,因此不敢也不能轻易许诺。或者,等到有一天,我们能将自己的足迹深深扎根于生活的土壤里,翘首顾盼、枝叶相依,那便是永远的不弃不离了。

(忆:至于生命中错落的红颜,无论如今我们是否在一起,也未曾奢望你心中的“我若安好,便是晴天”,遇见了就是幸福,曾经懵懵懂懂,辜负了青葱岁月,却终究共同鼓励,共同奋斗过,因此无怨无念,只希望彼此常安。)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爸妈渐渐地老了,也愈能体会到龙应台在《目送》这篇文章里的话。爸妈送我的时候不在小路边,也没有转弯的路口,只不过母亲那隐忍的泪水和父亲转身时衣角掀起的弧度已然告诉我:不必牵挂。大三了,还是喜欢经常地打电话回去,不撒娇,不带情绪,只是询问家里的情况,看看爸妈是否事事和气地商量着做,弟弟是否听话,有没有变得懂事一些,有没有找到自己的方向。

辽宁哪里能治好癫痫病

最喜欢打电话回去的时候,一家人或者还有其他亲人,在一起说笑。喜欢分享他们纯朴的快乐,即使电话那头一句是回答我,一句是和旁边的人说。我会装作不高兴的撂一句:算了,不打扰你们了,都不珍惜我的话费。然后挂了电话看着手机,会心一笑。我想不管自己身在哪里,只要知道他们过得好,就是我最安稳的幸福了…

亲情,友情,爱情,兵荒马乱的岁月里,我紧紧地将它们攥在手心。适当的时候装订成册,镌刻于深刻的记忆里,不落灰尘。

人生如水,命运是一张倔强的船票。我们注定要怀揣着所谓的能够到达彼岸的通行证,不确定地漂荡在这浩瀚的光阴里,即使浮浮沉沉。生活在这个时间段里,不管对未来有多少的跃跃欲试,都暂时搁浅吧,就好好地珍惜现在,努力去做该做的事情。

十七八九,二十岁了。在二十四节气中的“大雪”这一天,没有大雪,没有寒风,也没有冰凌花。却收到了那么多的温暖的祝福,那么多想见不能见的牵挂……二十岁快乐,谢谢父母亲这么多年的付出和纵容;谢谢从前、现在、以及未来陪伴在我身边的温暖的人儿们。

落叶似雪,萧扬随风。

夜已静,门窗都关上了吗?今冬亦不冷。

2013.12.7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