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阿桑的故事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鲜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大一那年,一辆豪车从阿桑的面前疾驰而过,又在他前面不远处来了个急刹,停在距他不到50米的地方,一双锃明发亮的皮鞋率先着地,接着乌黑亮泽的头发从车的轮廓中慢慢完整显示出来,这个动作好似周润发赌神最后的动作,定睛一看,发膏将头发固定得如十八个弯的山路,一条一条清晰可见,亮得能照出天空的白云,滑得苍蝇在上面都会摔跤。

“老同学!”,他不知道司机是在叫他,“阿桑!老同学都不认识了?”直到他直呼他的姓名,他才知道司机是在叫他。毕竟,对于他这个穷小子来说,豪车停在他面前只有一种情况:问路!就连认错人的情况都不可不能发生在他身上。

“呀,你不是李大宽吗?我还以为问路的呢!”

“老同学,几年不见你还是没变。”

“我也很想,每天向孙悟空一样,左转身又转身,别说72变了,就头式都还保持原样!”

“呵呵,你还是那么幽默!”( 网:www.sanwen.net )

“在哪儿发财?看来以后得改口叫你‘李大款’了。”

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是中学时辍学的老同学李大宽。那时候,他们是好哥们儿,李大宽读书很贪玩,家中天天为他操心,经常告诉他现在比例非常少,别说没有着落,就连老婆都娶不到。有一天,李大宽告诉阿桑说:“我不想读书了,觉得不是读书的料。”没过多久,在父母的谩骂声中,他咬着牙,打上背包,奔赴深圳去了,而阿桑却一直坚持考上了大学!那年相遇,他已在外奔波了近7年,没想到的是如今的他竟然真的像孙猴子一样,而且远远超过了72变,这让当时的阿桑心中泛起了苦涩的味道。自己和别人一对比,才知道什么是“差距”。“读大学真的有用吗?”,他无数次问自己。直到他读完大学以后,他才真正的明白,读大学究竟有什么用!

阿桑是一个非常有上进心的人,上大学后,他就立志要成就一番大事业,但自从见了李大宽以后,他的心中五味杂成。室友也经常说:“读大学有什么用,好坏都一样,最重要的是毕业证。”阿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人觉得读大学没用,为什么又有那么多人读大学呢?冥思苦想了很久,阿桑还是下定了决心,要刻苦学习,全面锻炼,以后要有所作为。

大学四年,他没有浪费一分一秒,大一担任班级团支部书记,大二担任院学生会主席,大三时担任党支部书记,大四时又担任了校学生会主席,每每有的时候,他还抽空和室友研究科技方面的相关知识。

由于家境贫穷,除了学习和学生的业余时间,阿桑就在校内校外做兼职,四年来生活上的困难几乎被解决了。

大四上学期,阿桑为工作四处奔波,一份精简的简历和一叠厚厚的《荣誉证书》吸引了一家很不错的上市公司,他被录用了。室友感到万分惊讶湖北什么好医院治小孩癫痫,几百人参加应聘,入围的只有3人,怎么就有阿桑呢?

阿桑万分激动,第一时间给家里老打电话告知此事,但老爸说了句让他出乎预料的话:“儿呀,听说今年我们县里面招聘选调生,这是铁饭碗,你好好准备准备回来试试,要是能考上了,我和你妈脸上也有光!”“爸,我好不容易才签了这份工作啊,再说我一直都想在外面成就一番事业,出来了我就没打算回去啊!”“我和你妈身体今年很差,儿女都不在身边,有什么头痛脑热,大事小事我们找谁啊?”这句话把阿桑愣住了,他听出了的话语里带着哽咽!“爸,容我我考虑一下!”

又是一晚的难眠,“为什么我的每走出一步都如此的困难?为什么我的发展会有那么多牵绊?为什么别人的生活潇洒自如而我却过得如此的艰辛与?要是我不同意父母的要求,行吗?万一父母真的生病卧床,远方工作的我该怎么办?”一的思考,如炮弹轰炸在大脑中,让他头痛欲裂,最后,他妥协了!

第二天,他开始在网上购买各种公务员考试的书籍,到货后,他又一次开启了高考的奋斗模式。日出而学,月落而归,经过几个月的奋斗,他走进了考场。

一个月后的晚上,电话铃响了,“阿桑,你好牛啊,你公务员考试第一名哦,请吃饭!”,阿桑很淡定,“哦,谢谢相告!”经过面试、体检、政审的环节后,阿桑顺利成为了天降镇一名基层公务员。

工作后,阿桑非常努力,手勤、脚快、口绝密,明显是一名上等兵,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阿桑慢慢觉得自己的仕途很渺茫,和自己一同参加工作的同事潘德会已经被提拔为办公室主任。“不是选调生更有前途吗?为什么?这绝对不是我的工作能力有问题!”这是他后来反反复复问自己的一句话。阿桑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是一个拼的社会,哪怕自己的名字也取成“攀得快”也没用,毕竟潘德会家老爹潘升天是县委常委、分管交通的副县长,而阿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两无”人员(无权无钱)。

还是那句话,阿桑是一个不甘堕落,十分上进的人,他告诉自己:“就算我老爹不是阿升天,我也要让他和老妈过上的生活。”

两年后,潘德会被提拔为了副镇长,成了天降镇最的副科级干部,阿桑却还是天降镇的科员。阿桑觉得,这样下去“前途”二字就如天边的彩虹,看着美丽,想的时候也美丽,就是触摸不到。“我阿桑是不会成为‘阿伤’的!”

一天,阿桑在网上一不小心看到了省委组织部的《公务员遴选公告》,省委组织部的职位吸引了他的眼球,根据《公告》,阿桑已经可以参加公务员遴选了。强大的动力驱使着阿桑积极备战,拿出当年的备考的气势,最后以第一名的笔试成绩击败了108个“敌人”,面试又是第一名,经过体检、政审,阿桑再一次成了幸运者的宠儿,从熬煎受难的基层一步走到了省里面,再一次成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只是而今的办公室非昔日的办公室了。

这次遴选,让阿桑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了,“看来癫痫大发作治疗世界只是倾斜了一个角落,整体还是公平的,我要突破自己!”此后,阿桑又一次全身心投入了工作状态,把工作打理的有条不紊,再加上他接待的功夫深厚,深得领导赏识。

一天,阿桑正在给领导撰写资料,电话突然响得跳起来,“阿桑,我是潘德会,我在省政府楼下,可否赏个脸吃个饭?”“潘镇长啊,前几天听说你被提拔为镇长了,恭喜恭喜,赏脸不敢当,我马上下来接驾,带你尝尝这儿的特色,呵呵、、、、、、”

“潘镇,找我有事还是路过此处惦记兄弟。”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酒过三巡,阿桑主动打开话匣子。“您是我兄弟,在省城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让我这个当哥的很是内疚,您看,我家有一套房子在省城,你直接搬进去住,我把手续全部过户给您,钱嘛,什么时候有就什么时候给。”“啊!、、、、”,这天上突然掉下来的馅饼让阿桑吃了一大惊,想想自己租的那十几平米的房子,心里面很不是滋味。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那是他寐以求的事情,每次女从县城来看他,狭窄的空间让他感到非常的尴尬。

但阿桑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他能控制住自己的手,不乱伸乱拿,他冷静了下来,很镇定很委婉地拒绝了潘德会的“好处”。“兄弟,我还想请您帮个忙,我不是白送您,有钱了就还我。”“潘镇,有事直接说,兄弟能做的定当尽力而为,绝不推脱。至于房子的事情就不谈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好吧,既然您那么爽快,那我就实话实说了!”

“您还记得您有个同学叫李大宽吗?”

“嗯,估计现在已经是千万富翁了,几年前见过他,我差点认不出来了,怎么,你们也认识?”

“自己人也不怕你笑,估计您也听说了,我爸由于一些纪律作风问题现在被市纪委“双规”了,而之前我们县的那一段高速公路的路段承包商就是您同学李大宽,竞标之前,他曾送过我爸一盒龙井茶,回家后拆开包装一看竟然是80万元的现金。我老爸当初鬼迷心窍,也没把这笔脏钱退回去,如今东窗事发,纪委一定会查到李大宽头上,他后来和我老爸因为各种原因闹过纠纷,您和他关系好,想请您帮个忙,只要他不乱说话就行了!”

瞬间,阿桑傻了!他虽然隐约听说过此事,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件事竟然和自己的老同学李大宽扯上关系。他冷静地想了一下,很坦然地回答道:

“潘镇,我尽力试试,今天我们什么也没说,如果有什么消息我会联系您。”

碍于面子,阿桑还是联系上了李大宽。

“大领导啊,哈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呀。”

“老同学,有时间不,多年不见叙叙旧,嗯,好好,那就这样,下午好在来餐厅,不见不散。”

又是几碗白酒下肚,阿桑试探了李大宽,“大宽,你认识一个叫潘德会的人不?”

“那狗日的,别提了,和他爹一样,怎么?你也认识他?”

“他是我以前同西安哪家医院治癫痫,靠谱事!”

“阿桑,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就直说,不用遮遮掩掩。”

“潘德会他老爸被‘双规’的事你知道不?”

“知道,活该!妈的,前前后后坑了老子差不多500万块,最后请他帮个小忙都不愿意。”

“潘德会找过我,纪委估计马上就要找到你,您看能否、、、、、、?”

“阿桑,为他爷俩说情不值得!”

、、、、、、

就这样,酒后吐真言,李大宽把事情的所有经过一五一十全部告诉了阿桑。

潘德会父亲潘升天和李大宽相识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潘升天还是天降镇分管交通的副镇长,学历只是一个专科文凭,而当时天降镇所在的望乡县提拔干部卡得最死的就是学历,潘升天由于学历问题,很多次提拔的机会都与他擦肩而过,弄一个本科文凭是潘升天梦寐以求的事情,但是考了无数次都名落孙山。

当时,李大宽的二姑爹是市市委党校副校长。李大宽到深圳打了两年工,被爸妈强烈拉回家和他三叔高工程,他三叔是一个包工头,每年承包一些小工程,收入还算可观。干了两年,由于亲戚之间的一些纠纷,李大宽跳出来单干,东凑西借,自己注册了一家公司,挂靠在一家很有资质的公司名下,但常常陷入承包不到工程的苦恼之中。

人世间很多事是非常巧合的,巧合的事竟然也降临到了李大宽头上。那年,天降镇在县委县政府的号召下,全镇范围内大修公路,对于刚刚成立公司的李大宽自然不会放过如此良好的机会,参加天降镇招标后,托关系请潘升天搓了一顿,席间,潘升天透露了想读研究生的事情。李大宽说能帮他解决该问题,但希望潘生天能帮他搞定两个村的路段工程,潘升天喜出望外,立即表态能帮他搞定。

为了和潘升天搞好关系,李大宽可谓是拼了老命,在老妈老爸面前使出的绝招,一哭二闹三上吊,父母无奈只好去央求他二姑,二姑又想尽办法说服老公,反反复复,经过了无数的周折,李大宽的二姑爹终于应下此事。

潘升天是一个搞关系的能手,拿到学历后,成了政治舞台的新星,副镇长到镇长,镇长到党委书记,几年时间攀上了副县长的宝座。这几年中,李大宽和他的关系非常密切,所有的工程承包得心应手,潘升天高升了,李大宽也积累了接近1500万元的财富。

为了更进一步的合作,李大宽积累了这笔财富以后,又给潘升天在省城买了一套150多平米的房子。

潘德会能到政府部门工作,说起来是碰上了吃狗屎的运气,他是一个大专生,参加公务员考试报名时所报的职位招聘一个人,但却只有4个人报名,笔试成绩比第四名多0.5分排在了第三名,面试时候,潘升天到处拉拢关系,最后赢得了这场战争。

到天降镇工作两年后,天降镇有一个副镇长名额,按理说不论怎样阿桑都是当之不愧的最佳人选,轮才华、学历和人品都无懈可击。为了帮癫痫中医治疗方法助潘德会坐上副镇长宝座,潘升天又找到李大宽,让他帮儿子弄一个文凭,在加上自己在县委县政府的关系,分分钟就将儿子提拔到副科级,两年后直线上升,直接提拔到正科,不到30岁的他,可谓仕途一路顺趟,节节高升。在当时的望乡县,可谓小有名气。

可很多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俗话说,倒霉的时候,喝水都会被呛死。这句话,应验在了潘天升的身上,不能说倒霉,只能说很多东西,该还的,迟早都得还回来。

说起来,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望乡县按照市委市政府指示,大规模搞民生工程,其中就通村路批下来的项目资金就达到400多万元,所有工程承包给四个公司,其中的180万元承包给李大宽堂弟李发财,李发财为了牟取暴利,偷工减料,搞了豆腐渣工程,他负责的公路建好不到半年时间,坍塌了三分之一。

一天,一辆装满了乘客的客车由于公路突然开裂滑坡,导致车上20余人死亡,2人重伤。这件事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省审计部门、纪委部门全盘出动,对该选项适宜进行暗查。经过一个多月的明察暗访,才有了眉目。当初的工程表面上公平竞标,实际上暗箱操作,权钱交易,分管交通的潘升天从中谋取了50多万元的赃款和回扣。

当调查工作人员掌握了一定的证据后,立即找到李发财对质,李发财不敢隐瞒,将所有事情缘由一五一十全部抖了出来,潘升天知道事情败露,买了飞往法国的机票,正准出门,就被纪委拦下,由于证据确凿,潘升天所有通信工具立即全部被没收,平时耳熟能详的“双规”没想到竟然发生在了自己头上。

儿子潘德会为了帮老爹减刑,四处寻找关系,把涉案金额降到最低。后来,想到了找阿桑帮忙,才将事情的发展经过都说来出来。

潘德会说完后,阿桑吃了一惊,没想到看似普通的一件事,里面竟然隐藏了如此多的玄机,当初,潘德所说的房子就是同学李大宽送的那个,这样一来,不但搞好了关系,最根本的是还转移了资金,想到这儿,他冷汗都快冒出来了!

过了几天,三两警车开到了天降镇门口。“潘德会同志,经调查,你涉嫌违规违纪,望你配合调查和我们走一趟!”

又过了几天阿桑接到一个电话,“您好,请问您是阿桑同志吗?”

“嗯,是的,请问您哪位,有啥事?”

“我们是省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听说李大宽是您同学,他涉嫌行贿,调查后还发现李发财的公司所有营业执照和相关资质证书是他帮忙伪造挂靠,现在他还和李发财一道卷走了200多万的工程款款外逃,杳无音信,如若有任何消息,劳烦传达一下、、、、、、”

“嗯,好!若有情况,我会及时向您汇报!”

“哎,读书很有用,但路走错了就真的完了。”挂完电话,阿桑叹了一口气。

注:本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之处,纯属巧合。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