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正文

尘封的往事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鲜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那年,我对岚说:“ 妹,好好读书,等到你考上大学的时候,我一定会回来。不管你到哪就读,不管有多远,都会陪同你一起去。”

后来,我食言了。

岚是我姨妈的女儿,我的亲表妹。她比我小七岁,自小成绩优异,活泼开朗。

本来我们是不会有太多交际。毕竟年纪上的差距,再加上表妹在市区,而我则在乡村长大,平日里更是难得见上一面,唯有过年或假期一起到县城探望外公、外婆时才能碰面。外公早已退休,就在县城居住,我在乡下,表妹在市区,平时三方相聚很难、很难。

1999年季,我初中毕业。当时苦于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活计可做,也就一直待业家中。闲时放牛,忙时打理农活,日子过得还算舒心,没有了在校时的那番压力。只是,每当深人静时总有一丝惆怆在心头,总也化不开。待到农忙秋收时,看着那丰硕的粮食收获,心里边也没有多大的喜庆,只觉得昼短夜长,一时难熬。

临近年关时,我去看望外公外婆。说是探望,即使是我想进城随便走走,放松一下。此时,家里的农活已不算很急,可以帮我放几天牛了。( 网:www.sanwen.net )

到了县城才知道,表妹也要从市区过来,外婆叫我多住几天以便相聚。

代沟,即使是双方缺乏了解所致。不过,前提是能够感同身受地去理解,方能彼此沟通。

我从没儿童得了癫痫病能治得好吗想过,有一天会同一位才九岁的小倾诉。

那是去县城的翠屏山游玩。在山顶,远眺远方。我俯瞰美景,却没有带来些许愉悦,只觉得随着远景在眼中逐渐地模糊,心中更显迷惘。茫然间,望着脚下任人踩踏的,草径一次次的在压弯中伸直,顽强屹立于天地间。一时陷入沉思。

表妹还小,爬到山顶时,已是气喘嘘嘘。见到我走神,于是问:

“表哥,你在干嘛?”

我失声笑了笑,说:

“没什么。”

为了掩饰失态,我下意识地转移了话题,问起了她的学习境况。

就这样,我们聊了起来,各自说起了学校里边的趣事。

突然,表妹问我,“初中毕业了没?”

我有些落寞地笑着说,“上个学期都已经毕业了。”

表妹又问:

“那现在在哪一所学校读高中啊?”

“没。在家务农。”顿了顿,我接着把没有继续读书的缘由告诉了她。

也许,是因为心中的压抑长久深埋心底,需要得到适当的释放吧!此刻,我也不管她是否能听得懂,只想一吐为快。

表妹乖乖地听我说了很久,竟然没有一丝不耐,也没有插话。

听完后,略有沉思,然后,微微有些叹息,道:

“要是我有钱就好了,那样你就可以。。。。。。”

都说童言无忌,想到哪就会说出来,果然如此。

<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p>2003年11月份,我终于重新来到了广东,开始我的打工生涯。

思乡是每个游子的情怀。我也没能免俗,只是不知从何时起,心里边多出了一个人儿。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又很无奈!

刚出来的那几年,一直不顺心。可我已不可能再像16岁时的那样,随便找个小朋友来倾诉了。

报喜不报忧,是我的一惯作风。

这些年,表妹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在她所处的县城甚至市区都能拿到好的名次。从小学到初中一直稳居校内同级中的前三甲。不过,姨夫与姨妈的离弃对她打击很大。人也成熟了许多。

2007年,我因故去了一趟贵阳,回来时经过柳江县顺路到了姨妈家。那年,表妹读高二。

当时表妹不在家,因为不久前她刚去世。此时,还在他的老家,陪同其亲属进行葬礼仪式。

此时,已是四月底。不过,晚上还是有点冷。不知是因为气温还是环境,总觉得房间里空荡荡的令人感到,夜里一直无法入眠。我在想,这就是岚这些年生活的地方吗?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在电话里头对我撒娇时常常咯咯直笑的女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几天后,表妹终于回家了。她的脸色有些暗然,拖着满身的疲倦回来了,整个人看不出悲喜,只是眉间有些许流露,不知是在压抑些什么。

表妹见到我,心里是欢愉的。我却有些尴尬,因为我不是专程而来,只是路过并相续住了几天而已。

当天,我亲自下厨。青菜是姨大庆正规癫痫病医院妈早上上班前就买回来的,土豆和辣椒有现成的存货,我就买了一些熟食,还有新鲜猪肉。多年未下厨,手艺已经有些生疏。结果,土豆丝炒糊了,瘦肉炒老了,幸好盐还放得适中,不难下咽。

席间,表妹很夸张地说,“这是我这些年来吃过最好的一餐饭了,希望往后能常吃到。”

末了,悄悄地告诉我说:“菜有点咸。”然后,俏皮地笑了。

望着那拨云见日般的笑颜,我知道,的这一道坎,她总算是迈了。

相聚总是短暂。

几日后,我将南下广州,表妹则继续她的学业。分别的前一晚,我对她说,考上大学,我回来送你去。

表妹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在附近的学校就读,也从来没住过校,更未出过远门。姨妈则在医院上班,平日里假期都没个定性,请假也难。

剩下的一年时光里,我也时常记得自己所说的话,并告诫自己要说到做到。我很享受这种所带来的愉悦。直到表妹临近高考的前两个月,我还常在电话里开导她,叫她不要紧张,以她的学习能力,只要考场上发挥正常就OK啦!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我撞到了!

后来,我失约了。我没有向表妹解释怎么。她也一直没问,只是彼此不再联系了。

2010年,我回了趟老家。听母亲说,表妹在高中毕业后的那一年,特意回到我们乡村,并且祭祖。

她在我们镇上出生,还生活了两三年。那时,姨妈在镇上的医院上班,后来才搬到县城,再后来是到了市癫痫病发病的原因区落户。

表妹当年考上了武汉大学,没有人陪同,她是自己去的。不知道她心中是否会厌恨起我来。

那年的大年初三,我陪同母亲去了县城。岚和姨妈,舅舅一家人,外公外婆,聚齐一堂。那晚,我喝得烂醉,在卫生间里吐得一踏糊涂。

几年没见,岚长高了。已经不再清涩,戴着一副400多度的近视眼镜,文静,典雅。我们不再有共同的话题可聊,可能是彼此陌生了,又或者是她还在厌恨我,也可能是我想多了而她早已经淡忘。总之,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我问一句,她应一回,淡淡的已同路人。

酒醉人更醒。

我亲自对表妹说了声“对不起”。

她含糊地回答,“没什么,表哥你喝醉了”。

语气真挚,大度而淡漠。

后记:

人的过程中,必然会有些遗憾,还有。有些事,过了就好;有些人,过了就忘。可,也有一些是我们此生难忘或者不想忘,不愿意忘。

现在是2013年9月份了。今晚听广播,其中有一个节目,主题是讲“半途而废”。听着,听着,我忽然想起这些往事。

若按一般的大学4年来算,今年,岚也应该大学毕业了。不知,她是考研,还是就业了?

祝岚一生平安,好运。

同时,也祝福全天下的学子们平安,好运。

(2013年09月11日,凌晨)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