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经典语句 >正文

如意索侦探

时间2021-07-03 来源:鲜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明成化八年,黑狐关外,蚩尤谷中。一队精干的明军逶迤行来,队伍中间是一头青驴,青驴的背上,端坐着一个满脸文气的中年人。青驴的四蹄钉有蹄铁,蹄铁踩在赤红色的石头上,火星四冒,“�N�N”直响。明军的队伍正在前进,忽然从谷内的石缝中传来了一阵“砰砰”的声音,几百只小指头粗细的毒蚁扒着石缝,幽灵似的钻冒而出,这些蚂蚁龇着嘴边的毒牙,直向穿谷而过的明军咬了过来。

  只有鞑靼大草原上才会出现的毒蚁,它们怎么会出现在蚩尤谷中呢?领头的明军头目高叫一声——保护夏先生!

  蚩尤谷虽说崎岖难行,但从来也没出现过攻击人的毒蚂蚁呀。十几名明军不识厉害,抽出刀枪,冲着地上的毒蚁就砍杀了过去。

  毒蚁根本不惧明军的刀枪,拼死前冲,它们从口中喷出了一道道的毒液,这毒液极有腐蚀性,落到他们的兵刃上,兵刃上就冒起一股青烟,毒液溅到他们的身上后,明军一个个惨嚎着倒地,不大一会儿,溅落毒液处,他们身上的血肉便被腐蚀干净,最后露出了森森的白骨。十几名精锐的明军,转眼便成了一地的尸体。

  几百只毒蚁围成了一个两丈方圆的大圈子,青驴上的中年人被困在了核心。这个中年人姓夏名睿,他是黑狐关总兵帐前的第一谋士。

  夏睿被毒蚂蚁围住,可是他的脸色却很平常,他好像并没有看到那群要人性命的毒蚂蚁。不远处的湖南能治好癫痫的医院—这种方法治疗更有效石头后面人影一晃,一个三尺高的小童子突然出现在夏睿的面前。

  这个童子身穿五彩的锦衣,头上扎着一个朝天辫,看着一张娃娃脸,好像是十几岁的样子,可是一说话,却是五六十岁的口音。他道:“夏先生,鞑靼王有请!”

  夏睿淡笑道:“饕餮童子?江湖中要价最贵的杀手之一。看来鞑靼王为了除掉我,真是下了大本钱!”

  夏睿说完,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银筒,他一按银筒后面的机括,一蓬闪着磷光的白色粉末喷出,张牙舞爪的毒蚁身上落满了白粉,饕餮童子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见那蓬毒粉“轰”的一声,爆起了一股蓝火,随着一股刺鼻的焦臭味道传来,那群耀武扬威的毒蚁,全都被烧成了焦炭。

  饕餮童子一见自己豢养的毒物毁于一旦,气得怒吼一声,纵身飞起,张开嘴巴,冲着夏睿的咽喉便咬了过来。

  夏睿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文人,他哪里是饕餮童子的对手。饕餮童子的尖牙眼看着就要咬到了夏睿的咽喉,忽然斜刺里“嗖”地一声响,一条柔蛇般的长索飞了过来,饕餮童子大张的嘴巴正被长素的索端击中,饕餮童子惨嚎一声,翻滚着掉落到了地上,他嘴里血污一片,四颗门齿掉了下来。

  饕餮童子一身尘土,等他从地上猛跳起来,这才发现,就在谷中一块赤色的卧牛石上,站着一个背手而立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二十多岁的年纪,其眉宇间光新疆治癫痫,哪家医院好辉灿烂,绝对迥异凡流。

  饕餮童子恶狠狠地道:“何人?”

  夏睿代替那个年轻人回答道:“方枕流!”

  站在石头上的方枕流嘴角动了动,脸上却是倨傲的神色。夏睿示威地介绍道:“方枕流,鬼神愁,如意索,镇九州!”要是没有方枕流的暗中保护,夏睿怎么敢出关回家,探视母病呢?

  黑狐关的总兵便是铁成金。铁总兵可是大明戍边的第一勇将。元人被洪武皇帝领兵驱除出黑狐关后,元顺帝的残渣余孽们便猬集一起,成立了鞑靼部族,鞑靼部族经过了这些年的休养生息,终于缓过了气来,鞑靼王指挥着手下的人马,就开始攻打黑狐关了。

  黑狐关武有铁成金,文有奇计迭出的夏睿。鞑靼王连吃败仗,最后贼兵无奈,只得退兵一百里,虎视眈眈地等待着再次进兵的时机。

  正在这时,夏睿突然接到一封家信——母亲病危,盼子速归。夏睿是个孝子,他借着战争的空隙,急忙向铁成金总兵请假,铁总兵不放心他的安全,派黑狐关的第一高手方枕流暗中保护着他,经蚩尤谷,直奔神木寨,回家探母去了。

  饕餮童子对自己的武功甚为自负,不想一个大意之下,门齿掉了四颗,这真是他平生仅有的奇耻大辱了。

  饕餮童子的目光扫遍了方枕流的全身,却没发现他那根在江湖传说中,威力近乎于神奇的如患上癫痫病要如何治疗才能治好意索。如意索被他藏到什么地方了呢?饕餮童子恶狠狠地道:“方枕流,亮出你的如意索,我们大战三百招!”

  可是方枕流嘴巴却像被火漆封住般,一言不发。夏睿说道:“方大侠是个哑巴,这你都不知道吗?”

  一个哑巴竟然有这么高的武功,这可真的有些匪夷所思了。饕餮童子又一次运功飞起,双爪如鹰,嘴巴笸张,龇牙又咬向了一动不动的方枕流。

  方枕流身如静树,右手电扬间,不知道何时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条如意素,这条白素在他的手上,就好像是一条有灵性的长蛇,长索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旋风般卷向了饕餮童子。饕餮童子在空中连翻了十七八个跟斗,最后他的一只脚还被如意索的索端缠住了。

  方枕流正要抡起如意索,将饕餮童子摔死在岩石上,没想到饕餮童子老奸巨猾,他一伸左手,正抓住了一道岩石的裂隙,然后右手从小牛皮的靴筒里,抽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匕首在虚空中划了一道亮弧,直向如意素上斩去。

  方枕流怕伤了自己的宝索,他一抖手,如意索“嗖”的一声,缩回到了自己的袖子中。

  饕餮童子恶声道:“方枕流,我知道了,你的如意索就藏在袖口里!”言毕,饕餮童子猴子似的,手脚并用,直向谷顶猱升而去。方枕流正要追赶,饕餮童子回手便打出了三只锋利的狱轮,巴掌大的狱轮发出鬼哭般的利啸,方枕流闪身羊角风好的专科医院躲避狱轮的时候,饕餮童子早就没有了踪影……

  黑狐关距离神木寨300里,穿过崎岖难行的蚩尤谷,就是百浪溪。百浪溪在旱季只是一道三丈左右宽的浅水,清凉的溪水只没过了驴膝。夏睿在黑狐关效力,他为了帮助铁总兵打败鞑靼兵的进攻,真可谓殚精竭虑了。今天溪水潺潺,鸟儿声吟唱,面对如此美景,他的胸襟也为之一宽。

  方枕流杀退了饕餮童子,便飘身而退,暗中保护夏睿去了。夏睿也是不想终日屁股后面跟着一个哑巴,方枕流暗中保护,倒也正合他意。

  夏睿骑着青驴,刚走到了溪水的中心,忽听山谷中“轰”的一声巨响。随着巨响,就听百浪溪的上游传来了一阵牛吼般的水声。鞑靼部族的杀手竟然早几天就在百浪溪的上游垒砌了一道水坝,方枕流来到溪心的时候,水坝被炸开,一丈左右高的汹涌的溪水便猛地冲了下来。

  夏睿跨下的青驴一见洪水袭来,吓得它撒开四蹄,急向岸边跑去,还未跑出多远,洪水就猛冲而至,青驴被卷入了波涛之中。

  巨大的水浪还没等把夏睿吞没,从百浪溪的谷顶上,忽然飞下了一根白索,那根白索倏如灵蛇,拦腰便将夏睿卷了起来。站在崖顶挥索救人的正是方枕流。

  方枕流一路小心着饕餮童子,令他没想到的是,鞑靼王派来的杀手竟用上了如此歹毒的水攻之计。夏睿悬在空中,随着方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