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不落空的生意精百姓

时间2021-07-03 来源:鲜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民国时期,西江边上有个石家村,村里有一个叫石迁的人,专以种植蓑草为生。

又是一年秋天到了,石迁收割了一吨蓑草,想给市里一个造纸厂送去。石家村离梧州市有两百公里,得赶水路过去,于是石迁就来到附近的顺风货运行。这家货运行是新开的,老板姓孙,为人热情和善,店虽做不久,但生意十分兴隆。

石迁与孙老板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谈定以十个大洋的价格来运送这批货物,交完钱后孙老板告诉石迁,上午正好有人手,货送到码头就可以立即出发了。

石迂回家后就用一辆大车把货装上,向着码头赶去,正走着,迎面碰上了同村的窑主大忠开着一辆空车过来。大忠开着几个土窑,专门烧制装水的那种大泥缸,这段时间生意很好,隔三岔五就要往梧州送一批货。石迁料丙戊酸钠缓释片用法用量想大忠肯定又是送了一批泥缸回来,于是就随口问他找的是哪家货运行。大忠回答道:“就是新开的顺风货运。”

石迁一听,心想这孙老板的生意还真好,一上午就将送运两批货物。石迁赶到码头,只见孙老板和几个工人都在翘首等待自己,他再往江面上一看,水面上摆停着三只空竹筏,大忠的那数十只泥缸正摆在码头边。石迁有些疑惑,不明白刚才这些工人明明没事,为什么不先把缸装上,就在这时,只听到孙老板大声地说道:“蓑草总算来了,快,把草铺上去!”

工人们听了,一下子手忙脚乱地忙活开了。只见工人们搬了一部分蓑草铺到筏子上,然后摆上一排泥缸,再在泥缸上铺上一层蓑草,然后再摆上一排缸。他们就用这样的方式,整整装满了那三只竹筏。石迁看罢目瞪口呆,孙老板竞拿自己的蓑草代替北京军海医院怎么样正规吗了普通的稻草来防震,这样他便一举两得,白白赚了自己一笔托运费。石迁心里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不舒服。

很快石迁地里的最后一吨蓑草又收割了,孙老板知道了此事后,主动上门来拉生意,石迁冷冷地问孙老板:“这回是不是又拿我的蓑草给别人垫缸?”孙老板摇头道:“错了,为了以后咱们能长久地合作,我决定这次降五个大洋专门给你送这批货。”

石迁正想拒绝,可这时突然灵机一动,心里顿时有了主意,于是对孙老板叹口气道:“唉,反正今年就这最后一趟了,让你白赚一笔又何妨?只是我现在地里还有些草没收回来,下午再一起送到码头去吧。”

孙老板疑惑地望着石迁,想了想,还是点点头走了。中午时,石迁忙来到大忠家,问他家里是不是有货要送,大忠指着院子里的一石家庄治癫痫病那家最好排泥缸,说正要去找孙老板。石迁说:“别找了,这趟托运转包给我吧。”见大忠有些怀疑,石迁就解释道:“是这样的,我本来联系了他的筏子今天送蓑草,可草还没收割完,我又不想失约……”

大忠一听明白了,忙道:“既然已经说定了,当然不能食言,你把这批泥缸运去吧。”然后又拿出十个大洋给石迁:“这是运费,你帮我出了吧。”

石迁接过钱,拉着泥缸到码头叫人守着,然后又回家把蓑草拉过来,等了一会儿,只见孙老板赶过来了。孙老板看到那些泥缸,又看看石迁,一下子就愣住了。石迁微笑着对孙老板说:“这次我不运蓑草,运泥缸,当然,为了防止泥缸在风浪中颠碎,我顺便运来了一车草让你垫着,我替你想得周到吧?”石迁说完,得意扬扬地望着孙老板。

孙老板脸张掖有没有治癫痫的医院色一片铁青,但还是勉强地笑笑。石迁把大忠的十个大洋给了孙老板,孙老板垂头丧气地接过了钱,吩咐工人去装筏。石迁心里长舒了一口气,这回总算让孙老板栽到自己手里了。

石迁见家里的事忙完了,第二天就到江边的一家茶馆去和人打牌。刚坐下不久,就见门口走进来一个人,正是孙老板。孙老板一进来,就冲着店里大声地喊:“老板,快点上最好的龙井茶。”

茶馆老板眉开眼笑地说:“喝这么好的茶,看来昨天的生意又大赚了吧?”

孙老板哈哈一笑:“是啊,昨天我运送一批楠竹去梧州,正好行里还有批货要送,我就把竹子编成筏,顺路捎带了,这不又白赚了一笔!”

石迁一听,差点背过气去,这孙老板做生意真成精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