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17岁,我不做段眷的王语嫣文学常识www.hlmsw.cn,白百合益达广告

时间2021-04-05 来源:鲜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陈晨,你会做段昱的王语嫣吗?”

那时,我喜欢的草莓味冰淇淋正在我手中迅速融化,粉红色的甜蜜顺着指间流淌、滴落。而此时,那个叫段昱的男生正坐在我旁边,还傻傻地盯着大屏幕看着男女主角行走于大片的油菜花地间,这是一个经典而唯美的镜头。

讲这句话的不是段昱,而是吴小桐。

我的拳头狠狠地砸在小桐的脸上,说:“吴小桐,你再乱讲话,我宰了你!”我顺手牵羊拿过了小桐手里的爆米花,大把大把地塞进嘴里,还嘟哝着:“真不知道他爸妈是不是没看过《天龙八部》,取这样的名字,知不知道这侵犯金庸的着作权啊!”

骂过之后,电影散场。我拉着小桐迅速离开那个黑暗的空间,仿佛在逃离邪恶的魔爪。此时,段昱正气喘吁吁地追在我们后面。我在公交站台刹住脚步,回过头看他笨笨的样子,大笑道:“哈哈,追不上了吧,今天谢谢你请客啊。”

走过斑马线,我听见了段昱的声音:“明天上课别迟到啊。”回头向他挥手时,见到他站在孤单的公交站台上,风把他宽大的校服吹得鼓鼓的,很像一个大气球飘在夜色中。记得我是在开学军训时认识吴小桐的,那时的她长发披肩,留着整齐的刘海儿,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两个小小的酒窝儿,看上去像天使一般温和。

可是相处久了以后才发现,我完全被吴小桐美丽端庄的外表给欺骗了。吴小桐简直就是传说中被形容为“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的人物。她不仅五音不全地唱“小酒窝儿,长睫毛,是你最美的记号”,还很自恋地说:“陈晨,这是JJ唱给我的歌耶!”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甚至不会忘记捅捅自己的小酒窝儿。

我和她共同租了一个小房子,住在了一块儿。

认识段昱是因为他的名字。那天,我在公布的分班表上见到他的名字时,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什么?段昱?我还‘六脉神剑’呢。”立刻,后面就传来洛阳那个医院癫痫治的好一个很好听的男声:“同学,请尊重一下别人喽。”我一回头,见到一张眉目明朗的脸。小桐拉拉我的手,说,这就是段昱。我立马像犯错的小孩儿一样沉默了……

记忆中和小桐一块儿住的第一个晚上,当窗外路灯散发出的暗暗的光温和地打在被窝上时,小桐揽住我的胳膊,喃喃地问道:“陈晨,你有喜欢的人吗?”

“喜欢的人?应该没有吧,那你呢?”

“我呀,有一个,不过他不知道我喜欢他。”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我见她那花痴样,连忙按住她,“好啊,从实招来,是不是‘六脉神剑’段昱啊?”

“不是,你不认识啦!”她依旧露出幸福的微笑。

看吧,连我们的小魔女小桐都有了喜欢的男生了,我们真的长大了。

记忆到此戛然而止,我被小桐那鬼哭狼嚎的歌声再一次拉回了现实之中。

这样冗长的夏天一直在一种恍恍忽忽的日子中继续……

天放亮很久后,我才睡眼蒙■地从被窝中爬起来,洗漱完毕,随即听到了敲门声。

打开门,夏日早晨的阳光正调皮地透过法国梧桐树叶斑驳地落在我身上,一个眉目精致的少年,蓝色的T恤与额头上渗出的汗水,一起形成了一幅纯真的画面闯进了我的视野。

我的花痴梦还没做完,他就耀武扬威地敲着我的头,喊道:“小晨晨,还在睡啊,快迟到啦!吴小桐那疯丫头怎么没有叫你啊?”

“什么?”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连忙看表,啊?7点了!我才想起小桐今天早上去晨练了,她说会直接去学校,不回家了。

“天哪,怎么办啊?死小桐,气死我了。”

段昱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走吧,我载你去。”

我赶快跳上了段昱的单车,扬长而去。

此时,山东中医癫痫病医院夏日的阳光暖暖地渲染了一层金黄色的光环,罩在我们头顶上空。段昱的身上摇曳着斑斓的树影,风把他的衬衣吹得鼓鼓的,我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皂味道。

“段昱,你特意载我啊?”

“路过啊。”他假装漫不经心地回答。

“你当我白痴啊,一个东一个西,怎么路过?”

“买早点不可以啊?我就乐意。”

我一下子笑出了声音来,明明是他害怕我迟到啊,还故意这样。

我越来越享受这种温暖的感觉了,它们密密麻麻地填补了我生活中的所有空白,就像温暖的阳光一样,好似可以把所有的阴影都照亮。

下晚自习时,段昱很绅士地把我们的书包放在他自行车上,然后一直陪我们到家。他说,害怕书包把我们压得太娇小,又显得他太高大。路灯下,三个人的影子靠在一起,仿佛是三个不离不弃的好朋友。

段昱突然间停下脚步,拽着小桐的马尾说道:“喂,小桐,下次你再一个人走掉,不叫小晨晨起床,我饶不了你。”

小桐捅捅我的胳膊,疑惑地说:“他怎么知道啊?”

我看隐瞒不住了,只好将早上的事情告诉她。她顿了一下,立刻恢复平时玩世不恭的样子说:“好啊,今天只是偶然失误嘛,你小子还当护花使者啊?”她迅速对着段昱的肩膀狠狠地甩了一掌。

段昱连忙拿我们的书包来挡,嘴里在说:“吴小桐,你还是不是女生啊?”小桐依旧桀骜不驯地笑,大声地嚷嚷着打段昱。

不久以后我才明白,或许当日我们谁也没有看见她眼里暗藏的忧伤,她隐藏得是那么完美。

那时的我想,友情是什么呢?应该就是我和小桐这样手牵手一起走过无数个黑色的夜晚吧,可是,我和段昱间超越友情又不到爱情的是叫做什么感情呢?

小城又开始进入秋季,小孩发生抽搐怎么办今年的秋天好像来得特别早,风一吹,学校里的法国梧桐就落了一地的树叶,踩上去,有着沙沙的声音传入耳朵。

“这次学校的作文大赛,你怎么连个优秀奖都没拿到?陈晨,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语文老师推了推眼镜,瞪着我,她的眼神看上去好像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犯人似的。我一直站在她的面前,听着她的一句句责骂,沉默不语。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夕阳无限美好,只是我有些落寞。

段昱从背后跑上来,他说:“小晨晨,没关系的啊,你真的很棒啊!”我还是忍不住哭了,温润的眼泪渐渐打湿了段昱的肩膀。

段昱的肩膀很是神奇,靠上去的时候,我有一种安定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它甚至可以赶走所有的悲伤和孤单。

段昱轻轻地在我耳边说:“陈晨,在本子上写下很多很多个”段昱“,然后又将那些纸全部撕掉;譬如,我的文章是被小桐撕碎扔进了风里,而不是投进邮箱,我真切看到这一幕,却不敢说破……

所以从始至终,两个女孩都喜欢上了你这个名字怪怪的男生,小桐更是喜欢你到无可救药。我害怕失去你,更害怕失去小桐,我只想好好珍惜你们。

所以,17岁,不做你的王语嫣,好不好?

回到家的时候,小桐正在听MP3,见我回来,她连忙上前说:”陈晨,你去哪了啊?“她的眼神依然是楚楚动人的,可是,我却第一次对那样的眼神我喜欢你。”

我望着他认真的眼神,连忙推开他,对他大声说道:“对不起,我们只做朋友,好不好?”说完,我转身跑掉了。对不起,段昱,我不想失去太多东西,所以只能这样。可是,段昱,我怎么可以告诉你这一切呢?譬如,小桐曾抱住我哭着说,她喜欢的男生喜欢上别人,可是她却又无法讨厌那个女孩;譬如,我越来越感觉到小桐口中的那个男生很像你,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就越害怕;譬如,我曾北京治疗癫痫效果好的医院?无意中发现小桐充满了不信任感。“语文老师为了这次作文大赛的事把我叫到办公室了。”我也是第一次很冷淡地对她讲话。我很抱歉,小桐,我真的不能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空气中好似充斥着一种很难闻的味道,湿湿的,有点像霉变的东西散发出来的腐败气息。那个夜晚,我和小桐一直沉默,我写我的日记,她听她的歌。熄灯睡觉时,她翻转身,用背对着我,我好像看到了她的肩膀在微微地颤抖。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点残忍,我想对她说一句安慰的话,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冷战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清晨,当我醒来时,她说,陈晨,对不起。她把事件的前因后果都给我讲了。她一直低着头,不敢直视我,可是泪珠却滑过她漂亮的脸蛋,滴落到地板上。

我瞬间抱住了小桐,哭着说:“小桐,你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我一点儿也不怪你。我们还是好朋友,对不对?”小桐用力地点点头,然后擦干了她的眼泪,又替我擦着眼泪。

温暖而甜蜜的拥抱终于化解了所有的干戈,那些年少纯纯的爱与深厚的友谊都将成为我们记忆中最美的桥段。真的,我们还是好朋友。

日子简简单单地度过,之后的我们绝口不提曾经的一切。我和小桐依旧每天一起起床、上学、睡觉,我们还是亲密无间的好朋友。而段昱呢,也依然竭尽全力地对我们好。

我们走在大街上,开心地说着未来想要上的大学,憧憬着象牙塔的美好。段昱突然间问道:“两位美女,等到高考结束后你们还会想起我吗?”我和小桐一起说:“如果你练就了‘六脉神剑’,我们俩就会考虑偶尔想一下你。”

暗黄的路灯下,17岁的我们都笑了,那是发自内心幸福的笑。

不如,我们叠一只纸鹤,让它随风而去,生命里那个曾经最重要的人与我们的青春一同放飞。

——摘自《求学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