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心情

时间2021-03-01 来源:鲜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内容导读: 那一年我离开了农村,随父亲来到了他所在的工厂里,开始了新的生活。我是顽皮的,活泼的,天真的。当然也是淘气的。所以常常给大人们带来欢乐,也惹来了爸爸的呵斥。后来妈妈带着妹妹也从外地调来了,第一次我走进

那一年我离开了农村,随父亲来到了他所在的工厂里,开始了新的生活。我是顽皮的,活泼的,天真的。当然也是淘气的。所以常常给大人们带来欢乐,也惹来了爸爸的呵斥。后来妈妈带着妹妹也从外地调来了,第一次我走进了幼儿园。小朋友们推搡着我,说我是鸡窝头,不愿意理我。那时候的我突然就有了一种孤单的感觉,仿佛一不小心从天堂的云端跌落下来,一切都换了样子。公主般地优越的农村生活像美丽的肥皂泡一样在阳光的照耀下化成了幻影。而我,开始自闭。

有一天,一个女孩子她发现了我身上一个美丽的链子,就和另一个女孩子假意要问我借去看看,还回来的却只有系在链子上的胸花,链子不见了。问她们要,都不承认。委屈地告诉阿姨,换来的只是一顿白眼。我躲在一旁默默流泪。看到了接孩子的家长,我跑上去告状,而那个女孩的爸爸却只是哈哈一笑,叫了声“宝贝,回家吧”就扬长而去。六岁的我突然就明白了什么是不公平。

上了小学,成绩一直很好,却因寡言少语不讨老师的欢心。三年级的时候,坐在我前面的男生常常找理由挑拨我和同桌的关系,一次,两次……终于忍不住和他吵了起来。当时班里乱成了一团糟,所有的同学都在打闹说笑,而老师唯独训了我,让我站到教室门外。放学时,外班的同学来来往往,我垂下头,生怕被邻居的小朋友看到回去告诉妈妈。我很怕她,她也不喜欢我,常常大声训斥我,即使是她错了,她也会恨恨地说是我太倔强,或者用脚踢我,或者用梳子“梆梆”地敲我摸我的头。而爸爸总是在出差前偷偷地劝我不要和妈妈犟嘴。但她喜欢打扮我,给我梳各种各样的发型,穿各种漂亮的衣服。妹妹,总是调皮得像个男孩,却受到了妈妈无限的溺爱。

郑州治疗癫痫的好医院

再大些时候,我已经读到了六年级。这时候的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黄毛丫头,仿佛一夜突然绽放的鲜花,我渐渐显示出了美丽和标致。人生的第二次发育让我脱胎换骨,仿佛蜕变成了蝴蝶,朋友突然间多了起来。和我的小伙伴们拉着手尽情地说笑、学习,害羞地谈论着喜欢的男孩。我感到了我找到了童年的快乐。那一年,我们面临着升学的压力。而我,是成绩优秀的。但可惜的是老师仍然不喜欢我,因为我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工厂职工,而我的伙伴们的家长都或多或少是个官,因此每次犯错误的时候,挨训的总是我。不管我怎样努力地循规蹈矩,遵守纪律,老师总说:“你这个女孩就是话太多”。一次,我的伙伴在后面使劲地拽我的辫子喊着我的名字让我回头,实在忍受不了这份疼痛,悄悄扭转头嘴还未张开,就听见老师地一场暴喝:“站起来!”我当场傻了,她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的泪模糊了视线,心早不知飞到哪儿去了。

如愿以偿地走进了初中。认识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男孩子。那一年,我们十三岁。他总爱逗我笑,然后自己也开心地笑,天真而无邪。上课的时候,突然想问他个问题,扭过头,却发现他痴痴的眼神羞涩地躲了过去,以为他很烦自己,有些黯然。他却又讪讪地问我干什么。老师还是一如既往地挑我的毛病,尽管我成绩优秀。我控制不住自己抽泣得上气不接下气。同桌的他怜惜地小声劝我:“别哭了!”而别的人,却是麻木的。那次意外的调换座位让我心中些许失落。有一天感觉很闷,突然想知道他在干什么。无意识地回头看向了他,却看到慌乱躲闪的眼神,那一刹那明白了他是喜欢我的。而我,居然也悄悄地喜欢上了他。那个年龄的感情总是懵懂而朦胧的。只在眼神的交会中给彼此一个安慰。

后面的男生总爱告诉我他如何喜欢一个女孩子,说着肉麻的话,他把我当成了知己。我默默地听着,觉得他居然能说出“我爱她”这三个字其实是很幼稚的。然而我还是看懂了他的眼神里对我的那份眷恋。但我的心已经属于了别人。我感到了他的苦闷,我以为我的善良可以为他分忧解难,于是常常与他聊天。却不知道就是这样无心地帮助让“同桌的他”误会重重儿童癫痫病兰州哪家医院好,伤心欲绝。那个时候的我们还不懂得爱情是怎么一回事,却会无端地因为一个刻意的眼神一个无心的笑容而黯然神伤。初三的时候,这个男孩为我唱着我喜欢的歌,用手在桌面上不停地画着:“我爱你”。而我,装作没看见。我的心里只有“同桌的他”。(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com )

日子就这么在无心地成长与欢笑的间隙间悄然逝去。“同桌的他”的眼神里总透着那么一股无奈的意味,而我也知道他是出众的,洒脱的,有那么多女孩子暗恋着他。有一种感觉在我的心底徘徊了那么久,“他是不属于我的”。无论他是怎样地痴情,也无论他是怎样地努力用他的方式表达他的爱,我亦是冷漠如初,因为那种感觉,因为我们还是学生。我开始改变,琼瑶的给了我莫大的支持,我变得冷漠而高傲。我无视于那些男生眼中的向往、痴情、沉迷与崇拜,目空一切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中学的岁月在他的一往情深和我的冷若冰霜中划上了不完美的句号。我们都没能如愿以偿地走进大学之门。随后,他默默地找了个大学独自离去。而我,也踏上了复读的征程。悠长的思念牵绊着我的心思,使我心神不定。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是耐不住寂寞的”。还是传来了他的消息,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了,是女孩先追的他。放假的时候,家里的电话不时响起,家人接时,对方总是“啪”得一声挂掉;而我去接时,电话的那头,总是无边的沉默。我知道,是他。竟是相对无言。我也不说话,静默了半晌,悄然挂断了。我承受不起这样沉重的感伤和浓密的思念。他要的答案我给不起。所以,我也沉默。

进了大学,我常常独坐在座位上,看别人如何风花雪月。而我的心,一片冰冷。我早已努力地将自己的美丽掩埋起来,我怕男孩子们那深情的目光和追逐的眼神。我把自己冰封起来,蛰伏在岁月的河底。他早已与女朋友同居了,虽然一回来就会如期地打电话,还是保持着沉默。而我,还是一如既往地保持着我的纯情,不肯涉足爱情的河流,怕亵渎了那份纯洁,怕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常见原因承受不起那份心碎。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我跨入了工作岗位,说媒的人越来越多,而我竟然不懂得心动,我潜心埋在书本里,鼓励自己奋斗争取考上研究生,离开这片伤心地。夜里,独自咀嚼着那份涩涩的思念,潸然泪下。也许他早已结婚了吗?虽然家同在一个厂里,却刻意地回避着他的消息。有一年过年在厂门口碰到了让我曾经沧海的他,彼此没有说话,只和旁边的同学微笑着,聊着天。我的女友问他:“你什么时候结婚啊?”他拘谨地一笑,做作地说:“没有女朋友怎么结啊?”“没有女朋友,有老婆!”女友快言快语。他顿时无语。大家都笑,而我悄悄地看了看这个我十年都未曾认真看过的他。还是那么俊朗,那么文气。而他,已是不属于我。

“非典”就在那个时候突然袭击了我们。突然强烈地思念他,在心底拼命地喊:“你回来吧!回来吧!”七月,放了暑假。我在炎热的黄昏里去找好友散步,远远地走过来了一个人。那样熟悉的眼神,一往情深地穿透我的身体。到了跟前,那人却猛然甩了甩头。“会是他吗?”我在心底问自己。不禁对自己嘲弄地笑了笑。接下来的几天里,这个身影如影相随,而我却总告诫自己:“别自作多情了,你已不是当年那个人人仰慕的女孩子了,那只是一个与他很相似的一个人罢了。”谁知,竟然真是他,同学后来告诉我的。我一惊,他这一走一定是要结婚了。我们原来没有缘份的。

过年的时候他带回了妻子。在夜晚的路上,看到一对夫妻很亲热地挽着胳膊,看到我走过,男的突然挣脱了女的手,转过身背对着我。觉得奇怪,没有多想,到了同学家,突然醒悟原来是他。不禁苦笑。我们十三岁相识,彼此牵挂了十三年,最终无言地结束。也许正是因为这“十三”的不吉利,让我们无缘牵手吧。

我还是一个人过着我的生活,波澜不惊。直到他的出现。他也是我的同学,和“同桌的他”同时相遇。那个时候,他总遥遥地望着我的背影发呆,被我发现时总是很镇定地移过自己的视线,默默无言。后来有缘做了同桌,一起做题,一起探讨,他是我们同学中成绩最优秀的人。从他身上,我学会了很多人的大脑为什么异常放电东西。一直羡慕他身上那种宠辱不惊、坚韧深沉的个性。也很鄙视他那种刻苦的精神,因为我是聪明而灵性的。那个时候,心里就有种感觉,这个人可能就是我一生最适合的人,他是可以依靠的。很奇怪的感觉在心底闪了一下,没有在意。并不喜欢他。漫长的中学岁月,没有在意过他的生日爱好。这个人,只是我的榜样。离开了学校,去广州打工的时候,最艰难的时候常常会想起“同桌的他”,而这个人的身影也常常在我的脑海里印现,渴望他的帮助,奢望如果有他的鼓励我一定会生活得更好。仍然没有他的消息。以为他只是海市蜃楼里的一个幻影。

生命中总是不断地有奇迹出现。他还是出现了。在我二十九岁的岁月里。我以为是上天怜悯我这么多年心如止水地守着一份纯情才会把这个人送到我的眼前,体恤我已经沧桑的心灵。那么犹豫而甜蜜地和他保持着联系。互换着短信,分享着快乐,呵护着他有些失落的心绪。我的心在飞扬。但也有愧疚。我怎么背负着那样的爱情与他开始呢?于是,我开始蓄意地伤害他,无理地取闹。百转千回之后还是告诉了他不喜欢他,只是需要他这样一个人,携手过平淡平静平凡的生活。他像是一根救命稻草,我历尽沧桑之后想要拼命抓住他让我的人生得以升华,我以为他能理解我,慷慨地伸出他的援助之手。而他终是在一年之后拒绝了。

我又回到原来的生活轨道上。不想对身边的任何人说这些男孩子带给我的甜蜜、伤感、忧郁和美丽。我怕他们的误解和鄙俗,我怕触摸到那些不曾痊愈的伤口。

夜里,躺在床上回忆这些如烟往事,流着泪舔舐着这些深深浅浅的伤口。什么地方飘来这阵美丽的歌声: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晚风吹来一阵阵欢乐的歌声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那些人,那些事,仿佛天边的星星,在我生命的长河里闪烁,淡远,模糊。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